当前位置:主页>保龄新闻> 杨穗玲:希望三年时间考取本科学历 当上公务员
杨穗玲:希望三年时间考取本科学历 当上公务员
来源:作者:本站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真金不怕牙咬。

  中国保龄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就在佛山,这也许连绝大多数佛山人都不知道。她就是26岁的杨穗玲。17岁辍学练球,23岁在丹麦世锦赛夺冠,这个大器晚成的女孩现在一边打工,一边训练备战,还报了佛山电大的本科班。她的愿望有三个:在2010年亚运会拿奖牌、考上公务员、找个男朋友,爱好、事业、爱情都想要。

  打暑期工与球结缘  

   26岁的杨穗玲毫无世界冠军的架子,也不讳言自己打工妹的出身。她父母原是农民,后来从四会到佛山打工。1999年的高一暑假,杨穗玲也来到佛山一家保龄球馆打工帮补家用。球馆要求所有服务员都得会打保龄球。杨穗玲第一次碰球时,一窍不通,球滚到坑里去了。但她却就此沉迷,“觉得好刺激,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胜负”。   暑假结束,杨穗玲打算退学了。“一方面家境不好,想减轻父母负担,另一方面已经没心思读书了,只想天天打球。”于是她又回到了保龄球馆。

  被教练戏称“冷血”   相比于其他保龄球运动员,杨穗玲属于“大龄”一族,但她训练刻苦,进步神速。“教练曾经说笑,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冷血的,因为我打球时不说话也不笑,非常严肃。”她精心思考着运球的角度和力度,任何事情都不能让她分心。才练球两个月,她就代表球馆参赛了。2003年起,她几乎每年都是全国冠军。

  自称早熟、沉稳的杨穗玲谈起自己的运动生涯,轻描淡写,谈起伤痛也是微笑的。2006年备战亚运时,由于训练量大造成膝盖淤血,她至今落下类似风湿的毛病,一到阴雨天气膝盖就刺痛。而2005年的丹麦世锦赛,她也是带伤夺冠的。

  捆货物的胶布助她夺冠  

    生命中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也是中国的第一个保龄球世界冠军,那次参赛经历无疑是杨穗玲记忆最深刻的。

  出国参赛前,她旧伤复发,右手韧带拉伤,每打一球疼痛就多一分。队医当时颇不乐观,告诉她如果不休养,有可能以后再也打不了球。“我很怕,但是又很想去。”杨穗玲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带伤参赛。   到了丹麦,她的胶布用完了。那天正好是周末,商店都关门了,队员们都四处去找胶布。终于找到一个小药店,但那种医用胶布软软的,起不了固定韧带的作用。这时,有人想起加油站是24小时营业,队友刘素敏在比赛间隙跑到加油站去买回一捆类似胶布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捆什么的,可能是捆电线还是纸箱,总之很紧很紧,撕掉的时候几乎把我的皮肤都撕破了!”杨穗玲回忆起来还觉得好笑。   夺冠的过程自然是伴随着伤痛的,“只有咬紧牙关。可能是付出就有回报吧,我终于拿到了冠军!”当队友抱着她欢呼时,心态平和的杨穗玲第一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她用力咬着金牌,甚至感到有点甜。一名队友把她扛在肩膀上绕赛场跑了一周。“我这辈子也就那次最疯了!”

  待遇不好“兼职”打球  

 回到佛山,杨穗玲就褪下了世界冠军的光环。保龄球是她的最大爱好,却也让她为生计发愁。由于保龄球尚不是奥运项目,运动员待遇也相对较低,作为国家队运动员的杨穗玲每月只有几百元补贴。她每周三次到球馆打球,都是自己先掏钱,随后再报销。“其他运动员比我年轻,还是学生,有青春可以挥霍,我老了谁养我?”虽然训练任务重,杨穗玲仍是坚持工作,她也是国家队近20人中唯一的“兼职”运动员。  

 去年10月,她离开保龄球馆,进入佛山市安监局成为一名聘员。由于学历较低,她还未能获得公务员编制。“读书少给我的工作带来很大困难,但有得必有失,我读到大学毕业也未必能找到好工作,也不会成为世界冠军。”最近,她报读了佛山电大夜校的外语班,希望用三年时间考取本科学历,并考取公务员,还把自己的QQ昵称改成颜真卿的名诗“黑发不知勤学早,白发方悔读书迟。”当然她也不会放弃她的最爱———保龄球,今年下半年的世界体育大会、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她都想拿奖。工作、学习、训练,杨穗玲都要兼顾。而至今单身的她,更希望稳定下来,能收获一份真心的爱情。
上一页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