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保龄知识> 保龄球上的七大重点
保龄球上的七大重点
来源:作者:
 

[前言]

John Jowdy is a legend in bowling. He is recognized nation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as an author, speaker, and top coach of the pros. He has coached more than 100 pros, and many of the bowlers he’s worked with—including David Ozio, Del Warren, Randy Peterson, Steve Hoskins, and Kent Wagner—won their first titles after working with him.

     : 他是第一個以非球員身份入PBA名人堂 (HALL OF FAME)

    每個球員的技術風格都有所不同,這很正常,但是不管是何種風格,要想成功,它必然是由一些相同的基本要素構成的。John Jowdy將探討成功獲得高分的技術動作的七個基本要素。正確的打球技術包含幾個獨立的要素,但是要注意,雖然這些要素在概念上是獨立的,但在實際動作中,他們緊密交織在一起,構成有節奏的和諧的運動。這些基本要素是:站位(stance)推球(pushaway)擺臂(armswing)步法(footwork)屈膝(kneebend)手位和釋球(hand position and release)以及延伸動作(follow-through)。(以下的述均針對右手球員,左手球員需將左右反過來理解運用)

[站位]

    站位原沒有固定模式,但必須放鬆,不能有任何緊張感。有些球員喜歡直立站位,而另一些球員則更喜歡半蹲姿勢。只要球員覺得舒適放鬆,這些姿勢都未嘗不可。站位元要達到的基本目標是:球員在接下來的助走等動作中不能有任何束縛。

    對於站位,每個指導員或教練員的觀點可能都不一樣。而我則更喜歡直立站位,因我堅信應該使用由肩開始的自由擺臂,而直立站位與半蹲站位相比,擺臂可以更加自由流暢。確實,直立站位和半蹲站位孰優孰劣並無定論。一些球員如Norm Duke, Danny Wiseman, Bob Learn Jr., Tommy Baker, Marshall Holman, Steve Hoskins, Amleto Monacelli和Rick Steelsmith等採用的是稍微下蹲的姿勢,他們都取得了成功。不知是否巧合,這些球員身材相對都較矮,他們都有在下擺過程中放鬆手臂的天賦。上述球員除 Steelsmith 和 Monacelli 外,其擺臂都是半控制式的(semi-controlled armswing)。

    另一方面,許多頂級PBA球員採用了更挺直的站位姿勢,這在一些頂級球星如Mike Aulby, Parker Bohn III, Chris Barnes, Jason Couch, Dave Husted, John Mazza, David Ozio, Pete Weber, Randy Pedersen, Brian Voss和 Walter Ray Williams Jr.等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必須指出的是,這些球星使用的都是長長的自由擺臂,而這種自由擺臂則是由平滑的推球動作産生的。

[推球]

    推球是正確打球最至關重要的技術動作之一,它與站位一樣,也可以有多種選擇。許多採用半蹲姿勢的球員傾向於使用半控制式的推球動作(semi-controlled pushaway)。我上面提到的第一組球員——Duke, Wiseman, Learn, Baker等——使用稍向前下方的推球,並部分控制推球動作直到進入後擺。

    從根本上來說,一個理想的推球動作應該是自我驅動的(self-propelled),也就是說,球應該稍向上推,以便産生重力作用(the ball is pushed slightly upward in order to create gravitational force)。這種推球動作不要做得過於誇張或太過用力,握球要實在穩定,但推球必須柔和精致,足夠使球呈圓弧自由下落進入後擺(sufficiently arced to permit the ball to free-fall into the backswing)。

    Voss是我認識基本動作最好的球員,他的推球動作可以作噵典範:舒展,精致,不費力,重復一致。這種典範式的推球動作,使Voss成為歷史上動作最流暢優雅的球員之一。

    Aulby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也可以歸功於他的超級推球動作。但是,他的推球動作太過於強調重力推動了,以至於偶爾會使他助走時過早前傾,這是他極少幾個缺陷之一,不過這也不能阻止他獲得26個PBA頭銜,其中包括全部五項頂級賽事:PBA National(2次),Touring Players Championship, BPAA U.S. Open, Tournament of Champions以及ABC Masters(3次)等。

    其他擁有理想推球動作的頂級球星還有Bohn, Mazza, Ozio, Monacelli和Walter Ray Williams 等。不過,也有幾個出色的PBA球星不使用這種推球動作,如Duke, Pat Healey, Weber和Wiseman 等就更多地向下推,這是一種半控制式的推球,因此必然導致部分控制式的擺臂動作。

[擺臂]

    擺臂是指推球動作後手臂達到釋球點的擺動行進方式。關於擺臂在一流教練中也有不同的觀點。

    一些教練推薦outside-inside的擺臂方式,即偏向右側推球,然後擺回到身體中後方(指右手球員)。這是現代那些強力型球員喜歡的方式,他們通常站在球道最內則推球擺臂。這種擺臂方式在球道外側比較幹的時候是有效的,能使球以適當的角度進入瓶袋,全中幾率較高;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使用的是現代reactive型的球,則可能會産生一些極難看的殘瓶。

    許多知名教練推薦“8字(figure-8)”擺臂,實際上是半8字。幾年前,8字擺臂在明星球員中比較流行,他們球的後擺是直的,而手形成一個8字圖形。現代許多教練推薦的8字擺臂如下:推球時推向身體左側,迫使後擺朝向身體右後方,手臂呈半個8字後擺到最高點,然後直線下擺。這樣做的目的是使手始終位於球的內下方。

    20世紀40年代早期的Ned Day是8字擺臂的始作俑者之一,這位密爾沃基的球星是他那個時代最具技巧性的球員之一:動作平滑如絲,平衡完美無缺。Day可以說是8字擺臂球員的典範。70年代的Don Johnson是PBA巡迴賽的常客。他也是8字擺臂,但有一點例外:他的手臂不是8字擺動,其8字完全是通過手形成的。Don的後擺直如箭矢。不過,他的延伸動作與一般人不太一樣,這留待下面再作介紹。60年代及70年代早期的球星Wayne Zahn的擺臂與Johnson一樣,不過在延伸動作上也有差異。這點也將在下面再介紹。

    是否採用8字擺臂完全是個人喜好問題,但是,我強烈推薦直擺(straight armswing)。有一點讓我確信不疑,那就是在擺臂過程中任何額外的動作必然會導致重心的重新調整。如果前擺從身體內側擺到身體外側時動作不到位,則要麽會將你的身體右拽,要麽會將球拉向身體內側,以保持身體平衡;如果是從外到內擺臂同樣需要重新調整重心,否則你的球就會跑到1-2位瓶袋去。

[步法]

    步法指的是你助走時腳步的移動模式。助走步法是構成正確打球動作的要素之一,它是節奏和時間差的基礎,是精確釋球的關鍵。不正確的步法會導致過早擺臂或太遲的擺臂。

    很不幸,許多關於步法的指導意見都是在給學員甚至是高級球員灌輸錯誤的資訊:“如果你的腳步移動沒有偏移,那麽在水平方向上(指與行進方向垂直的方向),你的左腳(滑步腳)在助走結束和開始時應該處於同一位置(即同一水平位置)”。那些直線助走,助走沒有偏移的球員,如果滑步開始和結束時水平位置相同,那就錯了!滑步結束時,你的滑步腳的位置應該與你倒數第二步(對五步助走是第四步,對四步助走則是第三步) 在同一水平位置。只有這樣,臀部才能給手臂下擺讓開空間,使擺臂緊靠身體,並防止飛肘,同時消除延伸動作中拉臂的毛病(原文: In this manner, the hips will be cleared for the descent of the armswing, keep the swing in close conformity to the body, prevent the elbow from flying away, and eliminate a pull in the follow-through)。這種滑步對形成保持身體平衡的三角是最關鍵的,如果滑步不向前一步水平位置靠近,那麽右部身體的重量加上球的重量,必然使你失去平衡,結果你就會向右倒,球就會失去正確的方向。

    對那些助走有偏移的球員,不管你是左偏還是右偏,滑步時也應該採用與上述相同的策略:滑向前一步的水平位置。 理想的步法節奏應該使你的滑步腳在釋球前零點幾秒達到犯規線前,這可以使你保持身體穩定,等待球回擺到最低位置,然後在最大的杠杆效應點堅實地釋球。

    最大的杠杆點在哪里?最理想的杠杆位置應該垂直肩和腳踝。從這個位置上提重物相對較容易,阻力最小。而腳踝前的任何位置,則都會有額外的負擔落在杠杆區外,這一般由過早擺臂造成,會導致在球上升的過程中釋球——這是最不能容忍的動作錯誤之一。

    千萬不要混淆向上撞球(hitting up on the ball)和向外擊球(hitting out on the ball)。向上撞球是在球上升過程中釋球,球以跳躍的方式進入球道。而向外擊球這是以向下投射的方式將球釋入球道(releasing the ball in a downward trajectory),[注释:此处应理解为在最大的杠杆效应点向上或向外释球。(个人观点,仅供参考)]這種方式是目前最熱的球星Ryan Shafer和PBA名人Dave Ferraro的標誌動作。Ferraro的釋球向外投射距離很長,而Shafer的距離則短些。這兩人的屈膝動作很輕甚至沒有。

[屈膝]

    屈膝是穩定一致發揮最基本的要求之一。Don Carter,這位近來公認的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球員之一,其成功源於許多積極的因素,屈膝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項。這位PBA名人使用的是低位蹲姿,整個擺臂手肘彎曲,拖步助走,鼻子幾乎貼著地板,最後球幾乎是朝下推入球道。實際上,Carter的動作與公認的基本常識幾乎完全相反,只有一點除外:屈膝,它是Carter最精確擊球技術的動力。

    關於正確的屈膝,在一些教練中存在一種誤解。他們過多強調了滑步時的膝部彎曲,很少甚至根本就不注意其前一步的屈膝,這是錯誤的!四步助走的第三步是整個助走中最關鍵和最有意義的一步!它是重心降低進入滑步的催化劑,對於低角度釋球至關重要。第三步又稱作能量轉移步(power step),是它推動身體進入滑步,並使身體獲得一個較低的穩定的位置,防止滑步停止時身體後仰。 如果四步助走中第三步的深屈膝能做到短而快,則球員可以很容易將身體下降成坐姿(sitting position),因此效果要好得多。如果第三步較長,則會阻止你“坐下(take a seat)”,給你屈膝設置障礙,導致你開始滑步後身體後仰。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深度屈膝都是PBA一些傑出球員的標誌動作,這些球員包括Parker Bohn III, Chris Barnes, Jason Couch, Tim Criss, Norm Duke, Dave Husted, David Ozio, Amleto Monacelli, Brian Voss, Rick Steelsmith, Pete Weber和Ricky Ward等。Marshal Holman以其深度屈膝和低平向外的投射釋球,獲得了20世紀最偉大的二十名球員之一的榮譽。Mike Aulby獲得過26個PBA冠軍,是歷史上唯一獲得ABC Masters三次的球員,也是PBA歷史上唯一集五項主要賽事冠軍于一身的球員。他的動作也有瑕疵:有時屈膝不太一致。他的成績可能使人對屈膝的重要性産生懷疑,但是,你要知道,他偶爾成績不好皆源於他在能量轉移步時曲膝降重心失敗。

    不具有教科書般屈膝動作的成功球員並非Aulby一人。Justin Hromek, John Mazza, Bob Learn, Ryan Shafer, Butch Soper, David Traber, Jess Stayrook, Guppy Troup以及 Wayne Webb等在職業球員中收入都還不錯,但他們都沒有理想的屈膝動作。這些球員除Stayrook外,身材都相對較矮,這是他們的優勢,可以使他們能在較低的位置釋球。

[釋球]

    強大的釋球是所有球員所夢寐以求的。大多數偉大的球員擁有上帝給予的這項天賦,但是很多球員是通過艱苦的學習和練習才獲得的。其他的球員則無法使他們的手置於正確的位置,只能依靠他們動作的簡單和精確來達到目的。

    在使用橡膠球和聚酯球時期,認爲在上擺過程中釋球好的球員很普遍。這種在上擺過程中釋球的技術又稱“上提和翻轉(lift and turn)”,這種技術在過去並不認爲是嚴重的缺點,因為那時的球並不具有現代“導彈”引人注目的特性。

    一個強大的釋球由什麽組成呢?它不是簡單的投球,它是這樣一種能力:球要恰到好處地置於手掌後部,耐心等待它到正確的釋球點,保持手的位置不變直到最後一刻,大拇指脫離,手指有力旋轉使球從手掌前部離手(原文:it's the ability to place a ball well in the back of the hand, have the patience to wait for the proper release point, maintain the hand position to the last moment, exit the thumb, and drive the ball off the front part of the hand with strong finger rotation)。

    這有多難呢?對那些不具天賦的球員,要協調釋球和釋球點可能有點難。這些動作需要瞬間同步,不能合拍就只能是亂彈。即使你釋球有力,但釋球點不正確,也是毫無用處。 理想的釋球點正如我在步法一節中所述,是下擺路徑中腳踝後面的某個區域。理想的釋球動作應該是這樣的:大拇指脫離,球的重量轉移到手指,在最大的杠杆效應點釋球。大拇指脫離時,它與滑步腳的距離大約是6到7塊板,當然前提是你的滑步與前一步在同一水平位置。

    在現代保齡中,Holman的釋球無人能及,其釋球的慢動作,曾經被現代的電腦視覺化技術加以捕捉並演示。他的釋球動作快如閃電,球與球道幾乎嚴絲合縫,令人難忘。多年前他出過一個教學帶“Maximum Bowling”,集中深入解釋正確的基本動作。Holman的特點就是其超級釋球和相應的理想釋球點。 Pete Weber這位過去20年來無可爭議的最偉大的保齡球員,其釋球是最乾淨利落的。他的釋球看起來毫不費勁,卻具有爆炸般的威力。與Holman的釋球一樣,他的釋球也是平滑進入球道,沒有任何聲音和彈跳。

    Holman和Weber的強大釋球都不是通過額外或生硬的用力來實現的,而是通過精致準確的時間差來達到目的。這種釋球用power stroke來描述最恰當。使用power stroke方式釋球的球員不僅僅限于超級球星Weber和Holman,只不過他們兩人高人一籌,可做power stroke的範例。Barnes, Steelsmith, Ward, Richard Wolf和Danny Wiseman等也都採用這種釋球方式,能使球産生令人難以置信的旋轉。

    另外兩種釋球方式:pure stroker和cranker。Pure stroker型的球員包括Aulby, Bohn, Criss, Husted, Duke, Mazza, Voss, Pat Healey和Jeff Lizzi,他們都依賴於精致的技巧和精密的準確度。Cranker型球員不是靠精密的技巧,而是使用額外的力量以及施加極度的手腕和手指的轉動使球産生更多的旋轉。這類球員準確性不如stroker型球員,只是使用他們的天賦來産生更大的瓶袋區,即投球到某個區域而不是某塊板。如果球道狀況可以提供更大的入袋角,從而大大提高全中幾率,則他們這種打法特別有效。如果球道條件適合他們比賽,那麽基本不可能打敗他們。

    PBA中最有名的Cranker球員有Couch,Learn, Shafer, Dave D'Entremont, Steve Hoskins, Jason Hurd, Rudy Kasimakis, Brian Himmler, Robert Smith和Lee Vanderhoef,其中只有Couch在各種球道狀況下表現得都很好,Shafer只是最近才適應各種球道條件。

[延伸動作]

    延伸動作是所有運動最重要的動作要素之一,比如棒球,美式足球,籃球,檯球,田徑,網球,高爾夫等等無一不是。它是所有需要手臂和腿腳運動專案無數實踐經驗的總結。不正確的延伸動作是籃球投手的致命缺點。籃球運動員遠投時要靠精細的延伸動作來得分。能夠擊出300碼遠的高爾夫球員也得益於他們精致的延伸動作,不正確的延伸動作使許多職業高爾夫球員不能在綠地上擊球入洞。

    在保齡運動中,不好的延伸動作阻止了許多球員進步。雖然作爲一名從業教練和指導員,我是很不願批評其他的教練和指導員的,但我仍然要說,造成上述狀況的主要原因來自不同教練員各種不盡正確的指導意見。由於現代球具和球道維護的發展趨勢,保齡運動已經大大改變了。現在的保齡球所用的材料能夠使球與球道産生更大的摩擦。球具製造商不再局限于使用“薄餅(pancake)”加重塊來補償和平衡鑽球失去的重量;那些研發天才們耗費了數十萬上百萬美元開發複雜的重量塊(weight block),將它們置於球的關鍵區域以産生額外的威力。此外,經過培訓的鑽孔師鑽球時能夠使加重塊位於適當的位置,根據球的性能,球道狀況和轉捩點的要求控制球的曲線運動模式。

    簡而言之,保齡運動已經完全改變了。但是,絕大多數的基本原理仍然適用。然而,延伸動作中仍普遍存在錯誤。這個錯誤就是:伸手夠天花板(reach for the ceiling)。這個錯誤是從塑膠球和蟲膠漆道時代傳下來的,那時要求更具侵略性的釋球和延伸動作,要求球員強力上提和翻轉,並教導他們在延伸動作中去夠天花板。那時的強力型球星如Harry Smith, Dick Hoover, Bill Lillard和Carmen Salvino等使用的就是這種動作,也很成功。但是,那個時代也有許多偉大的球員離經叛道,他們的延伸動作是向外指向球瓶的,比如Don Carter, Junie McMahon, Billy Welu和Tom Hennessey等就是這樣的。但如今是使用active, reactive 以及proactive球具的時代,延伸動作指向天空對正確打球有百害而無一益。

    現在的保齡球對技術的技巧性要求更高,適中的stroke型的釋球比過多翻轉和上提更有效,因為現代的球具有過度反應的特性,如果球旋轉過多,就會過快過急變成 動。 如果延伸動作向上,則球離手時在空中自旋,接觸球道時會立即開始反應。相反,如果釋球低平,延伸動作指向球瓶,球更有可能如教科書中所說運動:滑動,滾動和轉動。

    正確的延伸動作要點之一是使前擺柔化,手指指向轉捩點,手臂向外而不是向上伸展。儘量使手臂伸展,肘部很少甚至不要彎曲。只有當擺臂是從肩開始時,才能做到這一點,任何由前臂開始的擺臂都是很難做到的。

    這裏我要引用兩位最聰明的研究人員的一些話來說明正確的延伸動作。其一是Earl Anthony,毫無疑問,他是最偉大的球員之一,他說正確的技術應該是“手要跟著球”;其二是Tom Kouros,他是最偉大的教練之一,是歷史上最暢銷的保齡手冊《Par Bowling》的作者。Tom Kouros回憶 McMahon(保齡教父級的人物)指著球瓶區對他說“延伸動作指向球瓶。球瓶在那裏!如果球瓶放在天放板上,你就指向天花板好了!”有這些天才前輩們的智慧之言支援,我強烈推薦更柔和更伸展的延伸動作,它是理想的動作技術的一部分,是你成功的七個堅實基礎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