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技术交流> Pre-Shot 程式 BOWLING 200+ (Chap1)
Pre-Shot 程式 BOWLING 200+ (Chap1)
来源:作者:
 

打好保齡球需要重復性,最上等的球員能一次次重復同樣的動作而打出同樣的好球,如果你是 ED Sullivan 或 Michael Jordan,則變化多端的動作可能就很適合你。就我自己而言,我在意的是能否連續做一百次精確無比的動作。

儘管明知那是不可能的夢想,但仍舊是我努力追求的目標。爲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和其他職業球員一樣發展出一套 pre-shot 程式。

我在每次出球前精確地進行一系列相同的動作,這絕不是什麽迷信,而是有助於我打出好球的準備活動。

我看到很多業餘球員的缺點是當他們拿起球時 心理卻還沒準備好 ,身體在要出球時也還沒準備好,而職業球員是在假想出球過程後便正確決定好瞄準點。

完整的 pre-shot 程式包括在你離開坐位前的集中精神,這個程式可價值好幾個瓶子呢!

如我所說的,1000 個最上等的球員裏有 999 個擁有自己的一套程式,程式裏每個動作都各有其重要性,而程式本身的功用是提供了一致性。

不論你的 pre-shot 程式內容爲何,務必確定你最後做出來的動作和順序和它一樣,如果你每次做的都不一樣,你就會發現你每次出球前都調整來、調整去,那就失去了 pre-shot 程式的功用了。

你需要相同的節奏以協助你感到舒適和自信,一陣子以後,這個程式會自然而然養成習慣,好比你啓動了「自動飛行模式」一般,也因此讓你能將注意力集中在接下來的工作上。

有個問題被球迷們問過了無數次:『爲什麽在手指插入球孔前,我總會對著姆指孔吹氣』,這主要是習慣,但它還有一個目的,在我擦去球上用以協助抓握的滑粉後,我發現對著球吹氣能使球孔暖和一些,這讓我的姆指覺得更舒適,自從1980年代開始我就一直是這麽做的。

我把一些滑粉弄進指孔中,以除去裏頭的汗水,然後我會把粉吹出來,因爲我不喜歡姆指上沾著粉末的感覺。

其他如 Steve Cook 等球員則喜歡把粉留在球孔中,Steve 會再把球放在毛巾裏轉一轉、擦乾淨,因爲保齡球規則裏明訂在出球前不允許球面帶有其他物質。

【保持球面清潔】:和大多數的球員一樣,每次出球前我必會把表面擦乾淨,否則容易累積灰塵和油,那種下場好比輪胎在濕路上打滑,你的球將無法緊密咬住球道而變成溜溜球。

不把球維護好就很難打出好球,因爲球面的細微變化會造成反應不足或反應過度,一、兩塊板的差距在60呎後就是 double 和開花的分別,也就是一場185分的球局與155球局的差距。

【解讀你的球】:此外,擦拭球上的油漬能讓你「解讀」上一球的旋轉情形,除非球道乾得像沙漠,否則球上必定會有環狀的油漬。如果你的出手動作固定,則球上的油線在每次全倒後都應出現在相同的地方

根據定義,三種不同的旋轉類型可利用油線位置辨別出來。如果油線從中、無名指孔和姆指孔之間切過,那你就是個 full roller。

semi roller 的油線區域距離指孔外側幾寸(左打者在指孔右邊、右打者在指孔左邊),而且離姆指孔比另兩孔近些。

要是油線軌迹脫離平常的位置,我就知道我出手有了改變。如果油線是離開中、無名指孔很遠,我就知道我已經開始在出手時轉球或手移到球側去了(而非維持在球的後方),我可能做了所謂的「topping the ball」,也就是一種把姆指指面朝向下方的糟糕出球手勢。

側翻也未必絕對不好,有時候我刻意微調手掌位置,好讓球在滾轉前滑過球道前段,因爲完美的球路應是先滑行、再滾轉、最後再強而有力地彎曲猛擊 pocket,但球在過乾的球道上有時會過早滾轉,這種情況下我可能選擇更多的側轉。

過度的側轉會導致球的旋轉消耗在整個球道上,你會發現你的球缺乏足夠的威力,結果是留下一堆弱擊殘瓶(weak-hit leaves),例如 soft 7 和 10 號瓶,還有開像 5-10、5-7、8-10、7-9 這些花。

如果油線軌迹太靠近指孔,我就知道我的手放得太正後方了,將造成較強的向前轉動,也意味著球會較早在球道上轉動,這可能是球員想要的、也可能是慘劇,端視球道狀況而定。很多情形下過早轉動並不是所想要的,因爲你的球將「roll out」,在擊瓶之前會損失很多衝力;反之在上油較長的球道上,讓球比平常早一點旋轉可能是有利的。

隨著 LDD(有限距離布油,亦即「短油」)成爲今日選擇保齡球館的條件,你看不到如過去般那麽完整的油線。儘管如此,它仍然值得好好檢查,而且我強烈建議你每次出球前都擦拭球上的油漬。

這麽做也讓你更能解讀球道狀況,舉例而言,假設你在擊出全倒後的油線非常細微,但解 7 或 10 號瓶時則相當明顯,那就是在告訴你球道中間的油很多,也藉此知道打對角的球不像打全倒球時彎得那麽多,當你要解的殘瓶不只一個(bucket),此即成功與失敗的關鍵了。(※譯注:bucket 指 2-4-5-8 或 3-5-6-9 開花)


【在爲時已晚之前集中注意力】你的 pre-shot 程式應該在你離開座位之前就開始了,如果你已經找到了全倒的路線,你應該考慮去擊中該目標;如果你沒辦法打到 pocket,你則必須決定球道上還有一點具備最高的成功機會。在保齡球場上沒有能讓你憂柔寡斷的餘地,下定決心該怎麽打,然後完全集中注意力去實現腦海中的計劃。

當我站起來的時候,我會檢查置瓶區以確定它們都在正確的位置上,有些置瓶區會「開啓」,意思是 pocket 瓶分得太開了,因此 1-2(左打者)或 1-3(右打者)之間的空隙必須被更正。

除非 pocket 瓶或 5 號瓶很明顯位置不正確,否則我不會重置置瓶區,那會使賽局變得緩慢無比。

檢查置瓶區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爲了確定可以開始打了,因爲偶爾會有瓶子不見,你可能打出一個完美的全倒後卻必須重打一次,因爲你的對手注意到某只瓶子AWOL 了。(※譯注:AWOL,Absence Without Leave,不假外出或擅離職守之意)

有一種情況就是置瓶區前方的保護架還沒離開球道,我並不建議把一顆 $125 美元的軟安基甲酸脂(urethane)球朝一塊金屬滾過去,若你不是百萬富翁的話。

在你踏上助走道之前也要檢查鄰道是否有人,基於簡單的體恤和禮儀,你應等他或她出球後再踏上助走道。在職業和一些頂級的業餘賽事裏都會遵守保持兩個球道的暢通。

我對業餘球員的忠告是採用單球道的策略,那便是我在區域性聯盟打球的作法,否則老是要等兩個球道之一開放,打起來實在太慢了。


【控制你的保齡球】在把球拿起來之前,先確定你用來打球那只手是不是完全乾燥,當你在使用澀粉袋或乾噪機所吹出來的空氣時,不妨做第一個深呼吸動作,有助於你放鬆身體並消除緊張。

我拿球是用雙手從旁邊把它抓起來,絕不會用手指插入球孔把球從置球機上拿起來,也不會把手放在球的前後兩邊,因爲這樣會被其他球撞到。我看過很多球員爲這種沒有必要而且可避免的傷害所苦,被跑回來的球砸中手指。

當你要從置球器上拿球時,彎曲你的膝蓋來幫助支撐球重,我不曾彎腰跨過機器取球,你可能會因爲彎曲背部而將額外的壓力加諸肌肉上。請記住,即使是聯盟的比賽,你也差不多要打 50 到 70 球,所以都有因肌肉壓力而造成傷害的危險,懶惰是很危險的哦!


【測試用以滑步的鞋子】在我預想出球動作之前,我會用右腳在助走道上滑行看看(右打者則用左腳做這個動作),這不是迷信,如果有別的東西附著在鞋子上,我不想當我飛過犯規線、在半空中時才發現它。

你踩到一小滴可樂或蕃茄醬就會很淒慘,你的鞋子可能在剛要滑步時便意想不到地緊急煞車,或你可能踩到一些粉末而明顯滑過犯規線。

我看過很多球員在出球時緊急煞車而痛苦地走回來,那不但對膝蓋有害,也對下背部相當不好,當然出球節奏上的嚴重失誤也會影響到你的成績。

如果我擔心太滑的話,我會把球放下並離開助走道,再用鋼絲刷清理鞋子底部來增加鞋子與助走道的磨擦力,另一個克難的方法是用毛巾擦擦鞋底。

相對的,如果我發現鞋底太黏了,我就用手在鞋底擦一些香菸的灰燼。

以你用來滑步的腳在助走道上摩擦一下可防止灰塵的沾染,通常在比賽進行中可明顯發現助走道上灰塵彌漫,尤其在較少走動的地區更顯而易見(例如助走道之間),如果你在這些地方站個幾次,你的鞋底會變得比較滑。


【預想你的出球動作】我現在把腳放在預先決定好的助走起始位置,當我用另一隻手支撐球重時,我先把中、無名指放入球孔,在那兩根手指覺得舒適時再把姆指放進球孔。

我不知道有哪個優秀的球員不是按這個順序插進球孔的,中、無名指先放進去(因爲它們在出球時最後出來),此動作也確保手指放入適當而固定的深度,你的抓球力量也才不會每球都不一樣。

關鍵都在於能保證抓球的力量一致,如果手指所插入的深度變來變去,你會發現出球時的 timing 也跟著變。

我個人的喜好是讓手指松松地放進去,並且在球孔裏四處移動,直到它們覺得正確了爲止,然後才把姆指塞進去。請記住這只是 Mike Aulby 喜歡的抓球感覺,你可能完全不一樣,不過中、無名指先放進去,然後才是姆指的順序應該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正確的。

有些選手在放進中、無名指之前「測試」其姆指孔,他們想確定姆指是否維持固定的大小,若發現有所改變時便貼上或拿掉一個貼片。當你要進行這個檢查時,先把中、無名指放進球孔後才能檢查姆指在出球時的正確位置。

接著是預想你的出球動作,做個深呼吸來放鬆肌肉,你現在可以開始出球了。

對我自己而言,深呼吸是我要推球的信號,我把球慢慢舉到頭的高度,再降回腰部,這段時間就是我深呼吸的過程,現在是我準備好要出球了。

直到最近這幾年,深呼吸的價值才被充份地承認並採納,你每次看到各種運動選手利用這個技巧來加強其表現時,就是深呼吸能將緊繃身體放鬆的證明。下次你看到高爾夫球選手站在球洞旁準備輕推、美式足球的定位踢球員在隊伍陣容裏等著中間搶球、或 NBA 選員站在罰球線上,注意他們怎麽在行動前進行深呼吸。

因爲我的出球相當重要而且壓力很大,所以我也必須這麽做。深呼吸使我的身心准備得更充份,我的 pre-shot 程式也到此爲止。

請注意我在這幾秒鐘內所完成的,手上拿著球時,我用來滑步的鞋子是保持清潔而沒有奇怪物質附著的,在擦球前我觀察了油線的軌迹,手和球孔也不被汗水影響。


【快或慢?取決於你】一旦你進入開始要出球的姿勢,要什麽時候開始行動則完全取決於自己。如 Mark Roth 等球員拿起球後就立刻以 A. J. Foyt 都感到羡慕的速度出去了,又另如瑞典的 Mats Karlsson 則相當從容不迫。

大多數的球員是介於這兩種極端之間,傳統智慧告訴我們:『撐得越久,領得越多』,雖然它很適合像 Mats 這樣的人,但並不是我所推薦的。

理由很簡單:站著不動越久,肌肉就變得越僵硬。手臂撐著一顆重球將強迫你的肌肉運作,要記住,我們這個保齡球運動裏不拘束、不出力的手臂擺動是絕對重要的,所以盡可能的輕鬆才是目標。

Mats 僵直的擺動不可取,我不確定這是因爲他的 pre-shot 長度所使然,還是這樣的擺動告訴他這麽龜毛不會有任何傷害。然而,如果你的球賽成績是依賴不被拘束的手臂擺動,則出球動作等太久可能沒有好處。

此外,你站著不動並考慮出球越久,不安的情緒越可能把你壓跨,最多也只需幾秒鍾的時間就足夠讓你做一個深呼吸並回想你計劃中要怎麽去打這一球了。

Mark 拿起球來就打的精力旺盛式助走反倒是這兩種「弊病」裏較輕微的,我還是認爲在考慮這一球怎麽打之前,最好能花一、兩秒鐘清理一下球與鞋子,不要馬虎,拿起球來就打又想讓所有動作擁有一致性實在是很困難。

剛剛說過了,Mats 和 Mark 的程式是最適合他們本身的,但發展 pre-shot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模仿大多數的職業選手,相反地應該朝最適合你自己的方向去做,如果 Roth 或 Karlesson 那樣的動作比較適合你的性情,那當然就是你的學習物件了。


【多樣性是保齡球的調味料】有多少位保齡球選手就有多少種不同的程式變化,Steve Cook 的注冊商標是在站上助走道時輕輕地在跳一跳,他的第一步也是用跳的;Marshall Holman 的步伐則類似 Mark Roth,但他把手指插入球孔後會稍微減慢並放鬆自己,一旦他放鬆了以後就馬上出球了。

有些球員真的會看著他們的球,以確定球在正確的位置上,Dave Husted、Wayne Webb、Tom Baker、Carmen Salvino 是這種會用眼睛做檢查的傑出球員,我的出球則僅以自己感到舒適爲主。

還有些球員是在 pre-shot 程式開始時使用精神意念來建立自信,並且絲毫不差地把腦海中的影像實現出來,完成了完美的出球。

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接下來的事情是重點。舉例而言,在我狀況最好的時候,平時的煩惱甚至會一掃而空,或許在我 1985 年那段高峰期裏有龍捲風掃過保齡球館而我卻沒發現,除非球瓶是在我身邊飛舞。

在我的球局裏,沒有任何東西能影響我,我不會分心去注意鄰道大聲咒駡運氣不好的傢夥、或電話鈴聲響了多久、還是退回起點的美式足球員。

如果你的注意力被某事物分散了,把球放回置球器,並重做一次 pre-shot 程式。

【要避免的錯誤】
這裏有許多「不要」,不要看計分板,那會加重你的壓力,或讓你認爲「我只要再打六瓶」,問題是當一位保齡球員只想要打倒六瓶的時候,最後都會變成只打到五瓶,你是不是發現你常少打一瓶?事實上你應該盡自己所能讓每一球都是全倒。

我倒是想到有兩種時機是你應該注意分數的,一種是你必須決定要不要冒險去解一個困難的開花,另一種是你只需很少瓶就可以贏得比賽,如果你的全倒路線會驚險地經過溝邊,那你可能要往 pocket 的方向丟直一點,並增強一些球速。

不要倉促出球,某些聯盟球員是搗蛋高手,即使你已經站上助走道並開始助走,但他們會緊跟著在你後面,這時候千萬不要和他們比誰快而擾亂了你的程式,相反的,讓他們先打,好讓你自己有充裕時間進行完美的出球。

集中注意力,回想自己對最近一個完美全倒的感覺,但我不贊成你考慮怎麽助走,除非你真的對動作感到有問題,否則不要告訴自己什麽「第一步是慢慢地往前踏出一小段」,那會讓你的動作更加不自然。如果你真的有什麽問題時才應該有那些想法。

就算眼前是一座 PBA title,我也不曾去考慮利害關係(噢!孩子,我需要打出全倒贏得比賽),也不曾去想萬一輸了怎麽辦,不論我們是贏是輸,太陽明早還是會從東方升起來。


【最後幾個想法】絕大多數中等程度的保齡球員在練習時相當瞭解自己的情況,而 pre-shot 程式在有壓力的狀況下可提供類似的功能,那是足以與壓力相抗衡的力量,不論是平時的練習或爲美國公開賽的冠軍頭銜而戰,你想要打出好球的方式都一樣,後者之所以那麽困難,是因爲我們對著自己說它很難。在兩種如天壤之別般的球局裏所進行的 pre-shot 程式是相同的,因爲它是一種潛意識,它讓我們知道打出能贏得比賽的好球和平常練習時是一樣的。

我們在壓力下都會有一種「窒息傾向」,而我的敵人正「幫助」和「操縱」球進入pocket;在瞭解這件事情以後,我現在總在關鍵球之前提醒自己以克制壓力,我專心地等待而做到了自然的擊球。

至於你如何構成 pre-shot 程式就看你自己了,我的建議只是正確地在置球器上把球拿起來、確定你的球是乾燥的、用來滑步的腳底沒有問題,並先放進中、無名指再放進姆指。

不論你要新增什麽專案或特有風格都由你自己決定,然而有件事情很重要:pre-shot 程式裏的專案必須是有理可循的, 總之建立一致性的節奏和舒適的習慣是最終目的

過一陣子以後,你的程式就會變成第二天性,就像開車在換檔一般,你不需刻意以意識去思考就能做得到。

Mike Aulby

Year Inducted: 1996
Induction Category: Performance

A two-time PBA Player of the Year, Aulby enters the Hall in his first year of eligibility. All totaled the Indianapolis native has 27 titles to his credit. He is one of just four players to complete professional bowling's "Triple Crown" and the only athlete to add the ABC Masters title for a modern day bowling "Grand Slam." With his win at the 1998 Touring Players Championship, he is the only player to win all five major events. Aulby is also known as a "good guy" on the PBA Tour as evident by his two Steve Nagy Sportsmanship Awards. He also is the only player in PBA History to win the PBA Rookie of the Year Award (1979) then go on to capture the Player of the Year Award ('85 & '95).

HomeTown: Indianapolis, IN
Bowls: Left Handed
Joined PBA: 1978
DOB: 3/25/1960
Titles: 27
Career Earnings: $2,075,273

注:此文章来源于网络,所表述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站意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怎样成为一个优秀的保龄球手